年轮——美国移民1790至2016

img

**大自然有自己的信息组织方式:有机体生长并从环境中记录信息。**这在树木中特别值得注意,树木通过年轮讲述了它们的成长故事。借鉴这种现象作为一种视觉隐喻,美国可以被设想为一种树,其形状生长模式受到移民的影响。美国这棵树,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它的细胞是由移民制造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细胞沉积在十年一环的年轮中,记录着移民波动。

美国移民的一棵树

img

显示移民年轮区间1830-2016

图中每个点对应着100名移民

根据移民的地理来源,细胞在特定方向上生长更多。例如,更偏向美国东部的年轮显示更多来自欧洲的移民,而年轮偏向南方显示更多来自拉丁美洲的移民。

img

一个细胞代表在特定的十年内抵达的一定数量的移民。计算算法以模拟年轮外观的方式沉积这些细胞。这个基于物理的系统生成基于数百万个点的数据可视化。该数据来自IPUMS-USA,包含来自美国人口普查的数百万份调查问卷样本。

img

用于表示模拟细胞的短线的放大视图

也可以用动画的方式观察这棵树的历史形成过程。在这里,数据集的粒度通过数以百计细胞点的涌现而展示出来。(视频欠奉,详见文末原文)

一片树林

美国及其人口增长也可以被视为一片树林。把每个州做为一棵树,显示来自新移民以及新生儿(这里称为自然出生)的人口增长。

img

每个州都以不同的速度增长,移民情况各不相同。有些较大,有些较小,有些形状复杂,描绘了移民情况。近乎圆形的树木年轮表明移民引起的人口增长远不如自然出生的人群。

img

50个州的树木图表,显示移民和自然出生人群增长状况。每个细胞对应150人

制图:史蒂夫·科斯塔

img

马萨诸塞州的移民和自然生育状况(1790-2016),30x30英寸

img

四个州的年轮,仅显示移民状况

更多信息

这是Pedro CruzJohn WihbeyAvni GhaelFelipe Shibuya正在进行的项目。该项目得到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艺术,媒体和设计学院的支持(作为Dean’s Research Fellows 2017-2018的一部分,其中包括Sarah J. Jackson和Brooke Foucault Welles,以及美国人口流动和身份认同,和移民浪潮研究资助项目)。东北大学艺术中心亲切支持此项展览



我们还要感谢美国国家地理的地图与图形部门精美地展示其中一个树干,并与我们一起深入探讨这个故事。在IEEE视觉艺术计划的收录项目中发表的论文(https://web.northeastern.edu/naturalizing-immigration-dataviz/download/portfolio-camera-ready.pdf)中,可以阅读更多可视化背后的设计过程内容。

https://web.northeastern.edu/naturalizing-immigration-dataviz/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