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walk Labs面临诠释其智慧城市梦想的压力

该公司正在将一切都押宝在一个早就应该制定的规划文本上。

img

==Sidewalk Labs==(人行道实验室),作为Alphabet(==谷歌==母公司)专注于智能城市的部门,拖延了原有计划的进度。该公司原计划于2018年秋季公布其在多伦多工业滨水区占地12英亩的Quayside码头区的宏伟愿景。然而,去年6月,其关键的==创新和发展规划==(MIDP)的==第一版==被推迟到2019年初。“这将是一份全面的文件,但仍在进行中。”当时的一份新闻稿如此澄清道。该公司在公开圆桌会议后表示,完整的MIDP将于2019年春季发布。

MIDP的草案版本至今仍未完成。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令人痛苦的等待。多伦多滨水区管理处是加拿大政府设立的公共管理者,它在2017年3月宣布寻找创新和融资合作伙伴。Sidewalk Labs以一个美丽的“愿景”文件 (Sidewalk-Labs-Vision-Sections-of-RFP-Submission.pdf)打响了自己的名号,它提出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设想,例如:==用木材建造的建筑==,==灵活的自热路网==(注:应对当地寒冷气候),==用于物流及垃圾回收的地下隧道==。该公司在2017年10月中标,并在过去18个月研究这些设想,咨询专家并收集公众反馈意见。

不出所料,多伦多公民有很多意见。Sidewalk Labs通过现场活动,博客文章,PDF演示和播客等方式分享了有关其持续进展的工作的一些信息。然而,它没有详述所有内容,因为MIDP仍然不完整,其许多想法都可能发生变化。该公司通常会很快强调所分享的工作是其团队所持的“最新见解”。

Sidewalk Labs

但居民们希望更深入地了解Quayside码头区项目。许多人要求更高的透明度,在缺失细节的情况下,开始担心出现最糟糕的结果:==一个有利于硅谷和其他技术巨头,而不是当地居民的社区。==这些担忧是可以理解的。毕竟,Alphabet是谷歌的母公司,而谷歌是一家技术巨头,以追踪和利用用户个人信息盈利而闻名。Sidewalk Labs一直强调它事实上,或主观上是独立的,并且没有计划把Quayside码头区项目作为收集个人数据的方式。但人们仍然对此感到担心。

周二,一群有关公民发起了#BlockSidewalk运动,这是一个致力于向公众宣传“==该项目是什么,以及为什么要重置==”的活动。居住在海滨的居民和#BlockSidewalk支持者,Julie Beddoes,在市政厅告诉记者,“在多伦多,==Sidewalk Labs==的目标是接管政府的职能 - 我们难道需要政治变革才能踩着漂亮的铺路石过马路?“

竞选主席比安卡·威利(Bianca Wylie)在一份新闻稿中补充道,“经过17个月密切关注这笔交易,#BlockSidewalk组织知道(码头区)这个项目在很久以前应该就中止。虽然我们没有他们拥有的1,100万美元的沟通预算,但我们拥有居民和组织能力,以及大量而广泛的支持,使公众能够快速了解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情和其他利害攸关的事情。

==Sidewalk Labs==处境艰难。它希望透明,并通过现场讲座,圆桌会议,邻里会议,36人讨论小组,临时活动和偶尔的原型演示与公众交流。它正在努力倾听,并且至关重要的是,制定一项让所有利益相关者都满意的计划。其中包括当地居民,多伦多滨水区管理处,当地政界人士,联邦政府及其在旧金山的企业主(Aphlabeta母公司)。

Sidewalk Labs

“它几乎就像一个50阶的魔方。”

“它几乎就像一个50阶的魔方,”==Sidewalk Labs==首席执行官Dan Doctoroff周二在与加拿大信息,隐私和道德准入委员会(ETHI)的会议上说。 “试图将所有这些不同的部分组合在一起,以响应我们不仅从政府官员而且从公众那里得到的所有成千上万的评论,真正尊重多伦多滨水区的意见,以及加拿大的价值观。“

==Sidewalk Labs==花了很多时间在MIDP上。这是有道理的:它已经赢得了公众和加拿大政府的批准。如果计划被抛弃,它将两手空空地离开多伦多。多伦多滨水区管理处一直在利用这一事实向那些关注==Sidewalk Labs==以及该项目如何发展的人们保证。它在一篇博文中表示: “如果来自Sidewalk Labs的MIDP没有按照符合公众利益的方式解决我们为Quayside码头区设定的头等大事,那么拟议的计划将不会实施。”

Sidewalk Labs要到今年9月份才发布其MIDP并获得多伦多滨水区管理处的批准。

事实上,==Sidewalk Labs==要到2019年9月才发布其MIDP并获得多伦多滨水区管理处的批准。然而,长时间的等待使该公司陷于泄密和离职风波,这损害了公众信任并加剧了如#BlockSidewalk这样的抗议活动。

就在去年10月,Saadia Muzaffar宣布她将辞去多伦多滨海区==数字战略咨询小组==的职务。这位加拿大==TechGirls==机构的创始人和作家,在她的辞职信中说:“多伦多滨海区对于摇摇欲坠的公众信任、对社会许可的冷漠,和完全缺乏领导力,令人震惊。”

当月晚些时候,==Sidewalk Labs==解释了其对一个分析,批准和监测Quayside码头区以所有形式收集的数据的独立机构的==愿景==,即。==Sidewalk Labs==的隐私专家兼顾问Ann Cavoukian博士很快就该提案提出辞职。她希望所有数据收集都在源头实现匿名或“脱敏”,以保护公民的隐私。虽然==Sidewalk Labs==可以就自己使用数据的方式作出承诺,但它并不能强迫其他相关公司这样做,因为该机构及其审批流程在设计上是相互独立的。

Sidewalk Labs

两个月前,The Star获得了解释==Sidewalk Labs==如何从该项目中盈利内部文件。该公司并没有收集用户数据,而是希望获得适当的税收和开发费用。该演示文稿还暗示了Quayside码头区地区以外更广泛的重建计划。==Sidewalk Labs==证实了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并解释了它的一些看法:

“我们认为码头区的==12英亩==土地的规模实际上不会影响到每个人都渴望的可负担性,经济机会和交通方式,”Doctoroff告诉The Star。 “我们将花费大量资金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这样做会产生新的税收或开发费用,我们只是希望对基础设施的投资获得合理的回报。

但此时,损害已经不可逆转。

==Sidewalk Labs==进一步推出了一篇与演示文稿相关的博文。但此时,损害已不可逆转:人们通过==媒体==而不是该公司、多伦多海滨区管理处或其他官方消息来源发现了这条(关于盈利方式的)关键信息。它再次证明了==Sidewalk Labs==刻意向公共隐瞒的观点。

在昨天的==ETHI==会议上,加拿大议会议员彼得肯特表示,他对Quayside码头区项目首次宣布时充满希望并“着迷”。然而,随后的泄密和辞职使他“在某种程度上同意”去年黑莓制造商Research in Motion前董事长兼联合首席执行官Jim Balsillie的激烈言辞。 Balsillie在“环球邮报”杂志的一篇热门专栏中写道:“多伦多滨水区继续维持模棱两可的状态,同时作出不可逆转的决定,将对所有加拿大人产生重大负面影响……这是我们希望我们的城市和国家,未来管理的方式吗?”

Sidewalk Labs

作为回应,Doctoroff表示他相信==MIDP==会赢回他的信任。==“任何寻求突破新领域的项目,尤其是致力于在一切都清楚之前接触并获得人们反馈的项目,将自然而然地成为关注和批评的焦点,”== Doctoroff说, “而且,说实话,我们欢迎关注和批评,因为我们非常强烈地相信它会使我们更明智,更敏感,并促使计划最终做得更好。”

他补充道,“我确信,我们即将带来的东西,很有希望重新点燃你曾经的那种兴奋。”

简而言之,==Sidewalk Labs==将所有内容都==押宝在一个文本==上。这是它唯一的机会,去说服每个人(包括#BlockSidewalk的成员):它有一个值得支持的计划。

压力山大……

Nick Summer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